张大兴高新闻
当前位置:张大兴高新闻 >> 搞笑 >>技术服务业如何“点智成金”
技术服务业如何“点智成金”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30 18:41:06:


从科学研究到工业化和商业化的过程中存在着巨大的缺陷,专业技术服务应运而生。目前,虽然我国技术服务业已经逐步形成一定规模,但科技成果转化的成功率仍然很低,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具有创新机制的高素质技术经纪人和技术改造服务组织将是未来发展的重点-

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加快实施,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的技术创新体系的建立以及产学研的深入融合,对技术服务业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

近日,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和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联合主办的“新时代技术服务体系建设论坛”在北京举行。专家学者对技术服务体系建设提出建议。

“死亡谷”应该由科技改造而来

“在将实验室的科学研究转化为能够提高生产率的技术产品的过程中,存在着一个‘死亡之谷’。”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党委书记、中国科学院院士怀金鹏说,所谓的“死亡之谷”是指从科学研究到工业化、商品化过程中存在的巨大断层。企业家和科学家很容易忽视,但这是社会各方必须努力解决的一个关键问题,技术服务应运而生。

目前,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市场化专业化技术服务体系,培育了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服务机构和服务平台。

“例如,欧洲企业联盟(European Union of Enterprises)准确地满足了中小企业的需求,提供了三种类型的服务,包括技术转让、商业合作和科研经费申请。世界著名的麦肯锡公司拥有复杂的服务团队,知识结构复杂,实践经验丰富,是从事技术服务的根本保证。”中国科协秘书处秘书宋军表示,目前国际技术服务呈现六大特点,即服务主体定位明确、风险投资聚集高效、服务领域细分、人员素质一流、盈利模式不断创新、国际化程度普遍较高。

40多年过去了,中国的技术服务体系越来越成熟。“技术供给质量不断提高,各种主体共同参与,形成政府主导、市场配置资源的良性运行模式。技术服务在创新资源融资、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加快新旧动能转化、促进经济优质发展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宋军表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453家国家技术转让示范机构,共资助117,000个技术转让项目,成交额近1780亿元。

“技术服务是各类参与者的粘合剂和催化剂,促进科技创新成果的高效转移和转化,不仅可以扩大研究机构的有效供给,还可以刺激企业的实际需求。”宋军认为,技术服务水平已成为科技体制改革的重要竞争力,为促进技术产品和企业的深度融合提供了支持。

怀金鹏说,技术服务和技术创新一样重要。当前,迫切需要推进新时期技术服务体系建设,增强技术交易能力,坚持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的“双轮驱动”。“在数字经济时代,中国和发达国家也面临着发展机遇。我们的后发优势将主要体现在技术服务和技术转让能力上,即技术如何能够更有效地促进经济转型、产业升级和社会发展。”

科技专业经纪人“难找”

目前,随着科技创新的集约化和积极化以及市场的发展,我国技术服务业逐渐形成了一定的规模。然而,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的成功率仍然相对较低,约为10%,远远低于发达国家30%-40%的水平。与会专家纷纷表示,由于缺乏高素质人才的支持,集聚效应不足,产业链发展不足……面对巨大的市场机遇,中国技术服务业的整体水平仍有待提高。

“要么需要技术,要么需要技术,但企业真正需要的往往是缺乏专业梳理和深入挖掘。”广州汇久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饶薛倩认为,现在很多项目锦上添花,帮助不及时,导致资金使用效率低下,费时费力。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不是简单的匹配,而是要构建整个产业链,需要能够提供准确服务的孵化器,建立技术转移中介体系,提前进行知识产权布局

"制造业的高科技成果很难从大学里出来。"清华大学天津高端装备研究所副院长张香君更关注技术转移和转化过程中的专业人才问题,尤其是在前沿科技领域,经常会遇到“一个难找”的情况从知识产权的早期应用和保护到生产过程中市场的管理和对接,需要一支从技术经纪人到职业经理人的专业人才队伍。

在张香君看来,如果科研团队能够培养“全面的人才”,科研成果就能更好地走向市场;如果没有这样的天赋,就很难走出成就已经转化的“死亡之谷”。他建议将高校作为前端复合型人才培养机构,将新科研机构中技术经纪人的转化效果作为评价指标之一,引导新科研机构重视技术经纪人机制的建立,向优秀指标迈进。

中国科学院理化研究所产业规划部主任、中国科学先进(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燕琪认为,真正的技术经纪人是无法学习或测试的。“大多数国际高级技术经纪人来自科学研究或企业家,我们可以通过行业内部推荐和认证来培训技术经纪人。”

向市场开放“最后一公里”

技术和经济的“两张皮”一直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一方面,近年来取得了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成果;另一方面,企业的转型升级是“锅里没有米”,技术随处可见。从实验室到工业化的时期非常长。缺少的是中间环节。”粉末冶金工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主任蔡朗说。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李斌表示,在技术改造过程中,试点测试风险很大,现阶段很难获得资金支持。当科学家走出实验室走向市场时,这往往会让他们“退缩”。

为了走出从技术到产业的“最后一公里”,中国科学院物理化学研究所设立了中国科技富辉科技化学天使基金(Science and Chemistry Angel Fund),以解决中试科技创新链孵化资金“断链”的瓶颈问题。

“我们提议‘嵌入式’合作,通过协议或共同建设实验室,将R&D活动嵌入企业的产品创新体系。”张燕琪介绍了东宝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改造案例,“东宝过去只生产明胶原料。为了向下游转型,打造综合性生物制药公司,东宝和我们共同成立了胶原蛋白和明胶生物工程应用研究中心,共开发了十多个项目。去年,两个项目单项销售收入超过3000万元。

合作解决关键问题不仅可以收集企业的实际技术需求,还可以加快成果转化的进程。2018年至今,江苏工业技术研究院与近40家企业共同建立了联合创新中心。“该中心不从事研发,而是进行战略研究,以提取企业愿意支付的关键技术需求。”研究所所长刘清告诉记者,联合创新中心已经收集和提炼了125项技术,技术订单总额超过6亿元。企业作为创新主体,提出技术要求,愿意为技术突破提供资金支持,形成自下而上的科技成果转化和服务

“技术服务不仅限于一个领域,将来还会更加多样化。”中关村管委会副书记翟立新表示,随着跨学科整合的深入,新技术的迭代升级也为各行各业提供了丰富的土壤。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新兴技术的成熟应用,技术服务领域的跨境合作空间将会更大。

资料来源:《经济日报》

幸运28购买 广东11选5购买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上一篇:官方:何塞-路易斯-冈萨雷斯执法本周末马德里德比
下一篇:男单最新排名!国乒主力许昕马龙等人包揽前4,王楚钦仅排名25

Copyright 2018-2019 gwntec.com 张大兴高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